欢迎您登录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

违约责任

民间委托理财:高回报下的风险黑洞

来源:互联网

近年来,境外理财、贵金属投资等新型理财工具的出现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理财热情。然而,不同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展的委托理财业务,这些以非金融机构甚至自然人为受托方的理财活动多属民间委托理财范畴,有效监管的缺失使相关纠纷不断涌现。

    仅今年1至11月,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就受理涉及非金融机构的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19件,占同期委托理财案件的83%。从这些案件中可以发现,在民间委托理财许诺的高收益背后,往往伴随着巨大的法律风险。

    海外基金 “失联”的6万欧元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先生通过同事认识了上海一家投资管理咨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迈克尔(Michael)和员工艾伦(Alan),两人极力向张先生推荐澳洲的基金理财,称该产品具有低风险和高收益的特点。

    2011年11月初,张先生通过电汇将自己在境外银行的5000欧元汇至澳洲的基金公司。11月22日,迈克尔给张先生转发基金公司邮件,表示对方已收到投资资金。此后,张先生又陆续投入了5.5万欧元。

    “开始的时候基金运作还算正常,账户里也的确收到了收益,而且通过用户名和密码可随时登录上海的投资咨询公司网站查询账户情况。”虽是投资境外理财产品,但有国内咨询公司提供服务,张先生并没有担心资金的安全。

    然而,去年3月,张先生突然收到咨询公司的一封邮件,称“澳洲公司昨晚已进入自愿管理程序。”张先生多方了解后得知,所谓的自愿管理程序其实是破产程序,这让张先生一下子懵了。

    张先生试图与澳洲方面联系,但没有成功。2013年9月,当他再次登录上海的咨询公司网站查询时发现,已无法登录。他找到咨询公司进行交涉,但对方矢口否认与澳洲的公司存在关联。无奈,张先生将咨询公司告上法庭,索赔6万欧元及利息损失。

    笔者了解到,像张先生这样因通过国内公司投资海外理财产品而引发的纠纷并非个案。“此类纠纷的被告通常为投资咨询类公司,这些公司以理财顾问名义推荐客户购买境外理财产品,并由客户直接将资金汇往境外公司账户。”黄浦区法院民二庭庭长顾文凯介绍说,当投资者发现与境外公司失联或遭遇亏损时往往会与国内的公司就是否构成委托理财关系,以及是否有赔偿义务发生重大分歧。

    “张先生直接将资金汇付到了澳洲,公司既没有接受委托也没有收取费用。”法庭上,投资咨询公司试图撇清与张先生的关系。而张先生则坚持认为自己与这家公司形成了委托理财关系,并出示了与该公司多名员工的往来邮件以及盖有公司印章的申请表等证据。

    黄浦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这家咨询公司实际上为张先生提供的是理财顾问服务,从双方之间的业务流程可知,咨询公司实际接受张先生委托,以张先生名义向澳洲的基金公司购买基金并操作管理其账户,因此双方已经形成委托合同关系。

    由于该投资咨询公司并无代客境外理财的资质,存在明显过错,而张先生自身违反相关外汇管理规定,也有过错,黄浦区法院一审判决由投资咨询公司承担70%的损失,而张先生则自行承担30%的损失及利息损失。目前该案仍在二审中。

    贵金属投资

    暗藏玄机的专户理财

    “公司专业分析师代客理财,收益高、风险低。”今年已过古稀之年的翟老伯甚至还没完全搞清楚什么是贵金属交易就一掷千金,将50万元投入白银现货交易。

    “当时有一家贵金属公司来推销白银投资,说只要办理开户手续,之后一切都会有专人负责,客户甚至根本不用自己操作。”翟老伯回忆,当时业务员还称可与客户签协议共担风险,共享收益。

    去年8月,翟老伯与这家贵金属公司签订《客户协议书》,约定进行贵金属产品标的买卖,并陆续汇入50万元。8月23日,在理财专员张某的鼓动下,翟老伯与张某签订《专户理财协议》,约定由张某代理操作户名为翟老伯的投资账户。“到期结算时盈利80%归翟老伯,20%归张某;若亏损,由翟老伯承担80%损失,张某承担20%损失。”翟老伯就这样将自己的账号、密码一同交给了张某。

    “当时账户内总共有50万元,但只过了三天就亏损36万余元。”这位所谓专业分析师的表现让翟老伯颇为不满,眼看账户里余额一天天缩水,翟老伯找到这家贵金属公司注销了账户,取回了剩下的钱。此后,翟老伯开始不断与张某和贵金属公司交涉赔偿事宜。

    然而张某玩起了失踪。翟老伯又找到贵金属公司,在他看来张某是该公司的理财专员,公司也有责任。“公司的客户协议书明确规定不得代客理财,签订《专户理财协议》是张某的个人行为。”贵金属公司的答复让翟老伯顿时感觉上当了。

    今年5月,翟老伯将张某告上法庭。由于张某下落不明,法院缺席审理了此案。法庭上,翟老伯出示了协议书、资金流水账、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还请来了一同参加贵金属投资的阮先生出庭作证。

    笔者了解到,在贵金属白银现货交易等新型理财投资领域中,基于投资市场变化大、专业技术要求较高等障碍,投资者在与投资公司签订合同时,同时与公司的具体经办人员签订专户理财协议,约定由理财专员代为操作管理资金,盈亏按比例分担。

    “推销时重点宣传的代客理财服务,实际上在客户与公司签订的投资合同中却是被明确禁止的。企业一方面借代客理财刻意宣传投资收益,而另一方面却通过投资者与理财专员签订专户理财协议规避公司责任,转嫁操作风险。”此案审判长奚仁年分析说,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遭遇亏损后,将难以直接起诉公司,而起诉具体业务人员又可能面临被告下落不明的窘境。

    今年11月,黄浦区法院作出缺席判决,张某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比例承担其操作期间翟老伯的损失共计7万余元。官司赢了,但7万元相比36万元的亏损相去甚远,而且张某仍然下落不明。

    熟人理财

    昔日亲友频频法庭上见

    “当初因为觉得房客在私募基金工作可能对股票更有研究,所以才把自己的股票交给她操作,可谁知到头来46万余元亏得只剩下了4万余元。”说起自己的委托理财经历,胡阿姨十分气愤,“账户里的股票买入抛出异常频繁,完全不计后果。”

    2011年7月,胡阿姨与房客孟女士签订协议,约定将证券账户授权给孟女士操作买卖股票。胡阿姨同意将股票增值金额的25%作为报酬支付给孟女士,而孟女士则承诺如果亏损则补足相应的金额。

    两年的委托期限很快到期,去年7月,胡阿姨对股票账户结算后发现,自己非但没有盈利,而且亏损超过九成。为此,她要求孟女士返还资金差额,但遭到了拒绝。孟女士认为,委托协议应属无效,投资损失应由投资人自行负责。今年3月,胡阿姨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孟女士赔偿经济损失。

    事实上,胡阿姨与孟女士之间这样的纠纷在民间委托合同关系中十分普遍,不少缺乏经验的投资者乐意将资金或账号委托给身边自称投资经验丰富的亲戚朋友代为操作,以期能获得更好的收益,而一旦受托人投资出现亏损,则只能对簿公堂。

    胡阿姨的这次投资虽以失败告终,但毕竟双方签有一纸协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法院最终判决孟女士应补足胡阿姨的损失。

    与此相比,许阿婆的遭遇则更为麻烦。由于没有签订书面委托理财合同,许阿婆与亲戚因委托炒股发生亏损后围绕委托的事项产生纠纷并闹上法庭。许阿婆认为,当初自己只是委托亲戚购买新股,而亲戚却擅自动用账户里的钱进行普通流通股的买卖,导致重大亏损,要求赔偿;而许阿婆的亲戚则坚称双方并没有明确约定授权委托的范围和事项。

    由于许阿婆与亲戚的委托关系没有书面协议,法庭最后只能从证券账户交易流水以及对账单等证据进行判断。但种种证据并无法得出许阿婆委托亲戚操作新股申购的结论,因而没有支持许阿婆的主张。

    “机构委托理财中,投资者与相关机构会签署权利义务较为明确的书面合同,而熟人之间的委托理财关系往往因人情关系、缺乏法律风险意识等因素,并未签订书面理财合同。这就导致法院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难以认定双方存在委托理财关系以及委托的具体范围和事项。”顾文凯说,当受托人为社会关系相近的个人时,投资者往往因缺乏相应的证据意识,在诉讼中陷于弱势。

------分隔线----------------------------
最新评论:
选择头像:
评论内容:
昵   称:
评   分: 1 2 3 4 5

咨询我们

站内搜索

电子刊物

常用工具

网站公告

百度知道

最近留言查看留言

最新评论

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 - 郑州市农业路与经三路交叉口英特大厦15楼 | 邮箱: hntkls@126.com | 电话:0371-56885555 传真:0371-68267614
Copyright2002-2011 hntk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坤律所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14579号-1
技术支持:天才网络  卫华起重机